八零小说网 > 未分类 > 地球末日[ABO] > 47·标记不上(H)
    这是程见人生中第一次体验她身为omega真正意义上的发情期。

    因为曾经被母亲用作o转b药剂试验品的缘故,她基本上不会因为时间到了所以就开始发情,对她来说,发情期只可能在被催化的前提下才会到来。

    这一次完全是她自己自找的,她有了一次几乎一整周都在伴侣身上哭着喊要又累得撑不下去的经历,许尉极耐心的照顾她,延长假期陪她度过了这段时间。

    她的窗帘已经拉上五天了,床在吱吱呀呀的晃动发出声响,程见趴跪在床单上,被许尉抓着乳肉前后操动。

    她拽着床单闭紧眼睛在呜咽呻吟,累到眼睛都不想睁开,但耳畔时刻都能够听到肉体碰撞的声音,以及alpha在她身后努力耕耘她小穴时发出的低喘。

    程见因为发情难受的要命,下体不被插入的话就会持续性的隐隐作痛外加肿胀发红不停流水,可连续几天的性爱也让她本就不那么健康的身体变得更加脆弱了。

    对于处在发情期的omega来说,如果不挨操她只会比现在更难受,虽然每次都是程见主动伏到许尉身上抚摸他求他干自己,但她其实已经虚到需要许尉在操她的过程中时不时对她说“坚持住”的地步了。

    身体被药过度摧残,就连挺过发情期也变成了一件困难的事。

    大概是看她一脸被这几天的连续性爱搞得丧失意识的模样,许尉俯下身去亲了亲她的肩头,凑过去轻声询问道:

    “还记不记得我叫什么名字?”

    他怕她神志不清。

    “爸爸。”程见鼻音很重的用那种空空的嗓音伏在他身下叫道,“爸爸。”

    “嗯?”他没有用这种在床上极具色情意味的称呼去要求过她,所以第一次被自己的omega这样叫时,许尉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懵。

    程见眼角掉下了眼泪,她吸着鼻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哽咽道:“为什么……要走?就不能一直…陪着我吗?”

    她就是很想叫许尉爸爸,正常情况下也想这样叫,总感觉叫他爸爸,他就会一直照顾她,就可以对他撒娇了。

    他太沉稳了,那种安全感就像山一样,真的很能给人一种父亲的感觉。

    许尉按住她纤细的腰贴在她身上,靠过去吻走了她眼角流出的泪水。

    “外面在打仗,我也没办法,但我向你保证我会一直在的,可以吗?”

    程见侧过头想接吻,他回应起来,湿吻结束后便在床上开始发力,粗长的肉刃反复贯穿着泥泞不堪的花穴,将她肏的浑身酥麻喘息连连。

    她意识恍惚时,想到不知何时自己说,为什么一直问她疼吗?问了好多次。

    他好像说,怕力气用大了,弄疼你。

    你不是很怕痛吗?

    程见抓紧身下几乎皱成一团的被单,闷哼出声。

    平时看起来那么锋利的人,也会对她包容到极致。

    是特权吗?还是他对她表达喜欢的方式?

    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在一起,并没有出现程见想象中的各种问题,因为发情期突然到来,所有的时间许尉都用来陪她做爱了。

    每个alpha理论上都有这种强悍的性能力,他们会因为omega发情所以也被影响身体激素水平,身体不断生产精子,这是abo的本能问题。

    在床上滚了整整七天,程见的发情期才总算度过,她被干的几乎全身都是许尉信息素的味道,而且还多次被生殖器成结灌精。

    可是许尉总是会在做爱间隙去闻她的后颈,像是猫一直伸爪子想掏笼子后面的小鱼干又掏不到一样,程见不解地问了他好几次,他才说出了原因。

    他说他闻不到程见腺体里有他信息素的味道。

    他标记不上。

    程见本来也觉得这是一件很难过的事情,她也和他解释了o转b药剂的特性,其实这些身为军人的许尉都知道,可他还是会在两人亲近时去闻她后颈,弄得程见躲在被子里都偷偷笑了好几次。

    要是她能做得了主,她都恨不得把他想要的小鱼干递过去让他掏,可惜她自己对这无法被标记的腺体也毫无办法。

    标记不上就代表外人不知道程见已经是有主的人,alpha对自己omega的占有欲太强,导致他们对这些细节似乎天生就格外在意。

    许尉的假期比预期延长了将近一倍,发情期一过,他帮她把凌乱的房间整理的一丝不苟,然后就要准备回程了。

    程见这些日子过的很迷乱,身子虚,连床都爬不下来,没法去送他。

    但许尉一说自己一个人过去,程见就开始哭,她不喜欢被他留下,就像以前父母留她一个人在家,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一样。

    这段日子他几乎无底线的包容着程见每一次撒娇,有点把她惯坏了。

    在发情期宠着自己喜欢的omega也是alpha的本能,无论性格多么冰冷或者暴躁,在这点上都不能免俗,因为这关系到基因的延续,发情期的这段时间里,omega有很大可能会受孕。

    不过除了第一天,许尉基本上都戴套了,程见也阶段性服用了避孕药。

    这是程见和许尉沟通过后的结果,她的研究处于关键时期,许尉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要在战场执行任务,现在不适合有孩子。

    她在某些事情上表现的相当理智,她现在不能有孩子,这不在她的计划内,她在用自己做人体试验,她不能让孩子还在子宫里的时候就成为自己的试验品,更何况那还是她和许尉的孩子……

    程见到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母亲当年在她身上做实验的事情。

    确实,以beta的身份活着给她带来了更广阔的世界,但如果当时实验失败了,她亲手破坏了自己女儿的人生,这也是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的。

    自己是她为了研究可以被牺牲掉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