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说网 > 未分类 > 地球末日[ABO] > 29·直面死亡
    程见的破解进度越发紧张,尤其是在知道这个进程可能还关联着一个大爆炸事件之后,她就很难再继续保持一开始的那种心平气和。

    为什么支援组还没有过来?

    她指的不是保护人员,而是过来和她一起破解这个单独运行着的系统的专业人士,大脑高速运转的同时,程见还总觉得自己隐约听到了细微的怪异声音。

    她分了一下心,切入了实验室附近的监控系统,想查看那些人都走到哪里了。

    眼睛迅速扫过那些通道节点,程见看见四周都静悄悄的,她又打开了生命感应器想进一步确定,结果猛然间发现自己所在的位置似乎正逐渐被什么东西包围。

    她愣了几秒,想到自己感觉到的那种细微声音,转头看向了后面的特种兵。

    “好像有东西要过来了。”

    “什么意思?”其中一个人皱起了眉头,程见伸手勾了勾,示意他们过来看,两人过来后,在程见调出的监控里看见了大量生命聚集迹象。

    “这是什么东西?”

    “我怀疑是刚刚攻击了我们的活体试验动物,它们正在朝这边聚集。”

    程见此时的监控范围有限,她看不到那些东西都在哪里,她当即就与管理员取得了联系,而特种兵也将这个情况汇报到了总指挥部。

    程见总感觉现在的情况已经一团糟,关键是这里已经被敌人过分渗透了,没人知道那些家伙接下来还有什么花样。

    这台终端与技术中心的联系被切断,管理员暂时也无法给她提供更多的技术支持,在技术人员来现场处理之前,都只能靠程见强行破解这个神秘的运行中病毒。

    当特种兵将有生命体聚集这个情况汇报上去后,那边给的答复是,让程见继续进行破解工作,他们会马上派更多的人赶来处理。

    可是已经好几分钟了,没有人要过来的迹象。

    程见总觉得很不安,这更像是一种面对危机时的第六感,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努力,周围越是安静,她就越是心烦意乱,那大片生命体的聚集,总让她觉得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假设我是恐怖分子,再假设,这个病毒软件的背后,关联着一场蓄谋已久的大爆炸,我潜伏多年的目标就是为了等待现在这一刻,那我一定会想办法,不让启动程序被人破坏。”

    程见边破解这个复杂病毒,边颤着嗓子自言自语的分析,她过于神经质的样子,让那两个保护她的特种兵表情变得越发凝重起来,两人紧紧盯着周围的一切,生怕出现难以预料的危险。

    “我可能会安插眼线,而那个眼线最大的任务,就是在爆炸程序启动时,利用手里能利用的东西,来为这次恐怖袭击保驾护航。”

    这个复杂病毒的结构被程见摸了个大概,她脑子里有了一个模糊的破解计划,可实施起来还需要时间。

    “……所以,在对方察觉到启动程序开始被人破解的同时,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会成为被攻击的对象,我的处境非常危险……当然这还有个前提,这个关不掉的运行程序,真的是大爆炸的启动器。”

    程见碎碎念的声音越来越小,而她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快,她目光专注地看着跃动速度飞快的代码,直到这个空间里安静到只剩下了敲击的声音。

    一切似乎都异常的顺利,可就在两分钟后,第一批入侵者过来了。

    真的如程见所猜想的那样,排气孔里钻出了一只移动速度极快的黑色物体,那东西有拇指大小,它迅速从天花板爬至地面,整个过程不超过四秒。

    好在经过特殊训练的特种兵动态视力优秀,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并开枪将其射杀。程见仿佛没听到枪声一样,依然专注地盯着屏幕,不断用各种方式来验证自己的猜想。

    第一只蜘蛛被打死了,尸体在地面上爆成一团,有淡绿色的细胞液在地上炸开,两位保护程见的人更谨慎了,其中一个打开挎包露出了许多尖细长刀,这种武器用作暗器可以造成不小伤害,对付小型爬虫也十分有效。

    很快,第二只蜘蛛也出现,接踵而至的还有第叁只、第四只,一开始他们还勉强可以应付,但很快大批密密麻麻的蜘蛛就从四方的排气孔涌了出来,特种兵应接不暇,已经开始使用火筒枪瞄准大片射杀。

    实验室里温度飞升,第一次消防程序已经运行结束,火苗被扑灭,地上还有许多蜘蛛残骸在抽搐,可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还有许多活着的蜘蛛正在往里面涌。

    他们只能继续使用火焰灼烧,而消防程序即将在十秒后再次启动。

    程见被消防系统喷得浑身是水,她不是没看到现在周围是什么情况,但她现在距离了解这个病毒程序已经非常接近了。

    “程见上尉,这些蜘蛛还在不断涌进来,我们是否现在撤离?”

    程见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管道口,额角流下了一滴水珠,她又切入监控看了一眼外面的走廊,这次除了看到赶来支援的人已经被蛛丝裹住以外,她还看见了外面爬满了一层层蜘蛛。

    “我们没有防护用具,现在撤离也跑不出去了,我马上申请更有效的支援,得让他们提前准备好防护物品过来,这些蜘蛛的生物毒素非常强。”

    程见抽空将这些监控分享到了终端,然后联系上了管理员,再次发送求救信号催促。

    管理员沟通的同时,还给程见带来了一个更坏的消息,在经过拷问后,陆斯恩承认了自己确实藏了大量炸弹,这些量足以让这个安全区陷入瘫痪状态,倒计时已经启动,算时间大爆炸马上就要来了,陆斯恩说,他们绝对没有可能在最后的几分钟内拆除掉所有隐藏的炸弹。

    潘西·陆斯恩是个疯狂的炸弹客,他最擅长做的就是炸药,整整八年时间,他在这个安全区内用各种手段,制作了许多隐患藏在各个地方。

    炸药通过终端控制,时间到了就会自行启动,暂时没透露出其他的启动途径。

    他的信心源于这个代表达尔城目前最高水平的终端计算机病毒,同时,他的同伙还带来了达尔城最新的生物武器毒蜘蛛。

    这些蜘蛛有变态的繁殖能力和迅速生长能力,它们寿命被缩短到了原有的百分之一,可这些全都被弥补到了它们的杀伤力上,是最好的微型生物炸弹。

    他们的目的就是在今天,在即将到来的不久之后,给这个属于政治与技术中心的安全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这就是这些恐怖分子最爱做的事,不管是末日前还是末世后,他们讲究疯狂的无逻辑,冷漠并且绝对简单粗暴。

    了解到这些的程见头痛到快炸了,每次分心都要重新花费大量精力投入工作状态,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即使行动再干净利落,那两名特种兵也很难幸免于难,他们一直都保持着程见周围一米内完全不被蜘蛛靠近,其中一个就在几秒前被蜘蛛咬到了小腿。

    生物毒素飞快的席卷了他的全身,他疼痛不已,身体也开始抽搐,在忍耐这种剧痛的同时,大量蜘蛛通过这个安全漏洞涌向了程见。

    程见眼睁睁看到有蜘蛛爬上了终端控制台,飞快移向她的手指。

    她拿起一迭资料就拍了上去,思考的世界被迫打开,与现实关联了起来,程见抬头看向了旁边另一堆,脑子在极度恐惧中反而冷静下来了。

    她迅速切到终端的另一程序,将消防程序切换到了喷射型,手动开到了最大限度,水压和流量瞬间变高,而且还在不停加大。

    蜘蛛毕竟体型小,被这种程度的水柱一浇,行动也乱了起来,程见感觉自己就像个在死神手里抢人的无赖,刚争取出一点时间来,就迅速回去开始自己的破解行动,连身边仍在靠近已经爬上鞋面的蜘蛛都顾不上了。

    她的恐惧好像已经被水冲没了,这种感觉就像在大雨中放任思维狂奔,世界都变得安静的有些恐怖,统统被眼前的代码充斥。

    程见强忍疼痛冷静的一层层反入侵这个潜伏的入侵者,她就像手拿利刃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猎手,双眼紧紧盯着前方游动的毒蛇。

    她亲手剥开了毒蛇的外皮,从让人猝不及防的角度刁钻的破坏了病毒代码的完整性,如果可以当面对线,当初自信写下这个程序的人,一定想象不到现在破坏了他们膨胀心理的人,居然是这么一个看起来狼狈又温柔的狠角色。

    消防系统争取出的时间足够了,危险更加激发了程见的大脑潜力,她毫不怀疑当初施加在自己身上的那个东西再次加强了她的某些基因构造。

    潘西·陆斯恩这个恐怖分子傲慢又无礼,他之所以留下这个启动程序,就是期待看见这里的人在面对藏有救命钥匙的盒子却无法开启的卑微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