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小说网 > 未分类 > 地球末日[ABO] > 26·离开
    第二天一早,程见是偷偷摸摸跑出去的,她用外套包住了脸,一路尽量避开人,由于行为过于鬼祟,程见成功被巡查的人叫住问话。

    本以为等待自己的会是一通公开处刑式的询问,可没想到的是,她出示完证件确认正常,踌躇着刚把许尉的名字说出口,对面两个特种兵就一脸“懂了”的表情看着她。

    两人眼神示意了一下,最后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类似姓甚名谁今年多大哪个队里干嘛的,最后还特别客气的帮她联系了查尔,把她送到了大门口。

    临走前程见还啥都没说,就只见对方轻咳两下,看着别处小声说道:

    “头儿今天凌晨四点的时候出发去做任务了。”

    “……嗯?”程见不太明白他跟自己说这个干嘛,她又不用跟着去做这个任务。

    等那两位离开后,程见原地等了一会儿,没想到居然在门口看见了一位有些眼熟的特种兵。

    是克莱拉!

    她心里一惊,本想跑过去扑她身上对她哭一场,可是一想到她是许尉手下的人,顿时就灭掉了那个想法。

    程见从没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艰难过,昨晚的事情她居然记得一清二楚,包括自己发酒疯找到许尉边哭边深情告白、一边抱着他蹭一边又不敢让他真的上自己。

    尤其是对方已经严肃对待了她的欲求不满并且打算满足她,还礼貌的问了她想在哪里做,结果她居然脑抽地说我不是过来找你睡觉的,我就是过来告诉你我很喜欢你……然后一直抱着人家不肯松手。

    能让上校做到这份上已经该感恩戴德了,可她居然还给对方留下了如此不知好歹的印象……

    程见有被许尉拉入黑名单的自知之明,她感觉自己现在虽然还活着,但其实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程见直接往与克莱拉相反的方向走,结果没走几步,她的肩膀骤然一重,一只白皙光滑的手落到了她的眼前。

    “小程见,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克莱拉的声音传到了程见的耳朵里,她浑身一抖,讪笑几声,说道:“我有点事过来处理一下,这会儿就要走了,你先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可是现在这么早,你几点过来的?晚上在哪里睡的啊?”

    克莱拉,魔……魔鬼!!!

    程见惊悚的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她连忙睁大眼睛转移视线想离克莱拉远点,结果这位alpha居然更加变本加厉的折腾起她来。

    “昨晚是不是一直跟许尉上校待在一起?”

    “我、我没有!你别乱讲!别……别坏了他名声。”

    程见也没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居然是许尉的名声而不是自己的名声,她觉得自己大概是对许尉上校太愧疚了,毕竟是她这个麻烦主动给人家找上门的。

    克莱拉一脸“你这孩子怎么有点傻”的表情看着程见,程见一愣,知道自己说的话克莱拉肯定不信,只好硬着头皮自我献祭,想把许尉给洗的清白一点。

    “我昨晚喝多了酒,找他告白,还抱着他不放,结果他直接把我给打晕了,我睡到现在才醒。”

    克莱拉看着程见这要哭的表情,一时间惊得连嘴都合不拢了。

    “合着你满身他信息素的味道,全是自己蹭上去的?我刚看见你还真以为你昨晚跟他滚了一晚上床单!”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脸也没有了。”程见双手捂住了脸,一想到以后还要见许尉就难堪的要命,“他根本就不喜欢我,我还一直对着他胡来,他打晕我都是我活该!”

    “那只能说你估计蹭他蹭的挺厉害的,这信息素浓度有点超标了啊……”

    程见根本没注意克莱拉说的信息素超标,她羞耻的不行,一想到自己居然抱着许尉边哭边说喜欢他,简直连头皮都要麻了。

    而克莱拉看见程见羞耻成这样,脑子里想的都是她酒后乱性一直性骚扰头儿最后惨遭拒绝,顿时也默认了事情的严重性。

    类似联想让克莱拉记起了自己上次的经历。

    她那天打算约程见去酒吧,闲聊时没忍住跟身边同伴炫耀了一下今晚的伴侣有多可爱,结果临走前,她突然被上校分去做是个人都不想干的尸潮清理任务,当晚就被扔上飞行器直接人间蒸发。

    她在边沿小镇的几个丧尸窝里待了整整一周半,回来的时候头发都干枯开叉了。

    克莱拉一直觉得头儿故意破坏了她的约会,而且她还隐约觉得头儿对这个技术兵的态度有点不一般。

    可具体哪里不一般,她又说不上来。

    其实本来她还挺怀疑这两人的关系,头儿昨晚肯定是有点发情了,是个alpha都能闻出那个信息素的主人在和她性爱时留下的气味。

    可程见一说她告白求爱后直接被打晕,克莱拉又觉得自己肯定是想多了,这可是许尉上校,他怎么可能把人打晕之后再操?

    而且克莱拉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来判断,这味道虽然和生殖腔标记很相似,但还没有浓郁到那种程度,他俩应该是没有做到最后一步的,不过头儿肯定在她身上射了精。

    不然这味道不可能弄得出来。

    ……看来喝多了酒的程见还是挺厉害的啊,居然能把头儿给逼到这一步,可都把他逼到这一步程见最后还是被打晕了,那多半估计也是没戏了。

    哎,可怜的孩子,长得也挺可爱挺好看的,怎么偏偏就招惹上头儿了?他在那方面可是有严重洁癖的啊!

    “不要难受了。”克莱拉摸了摸程见的肩膀,借着女性的天然优势安抚起她来,“你这么可爱,很多人都喜欢你的,或者你觉得我怎么样?”

    “别开玩笑了。”程见叹了口气,看着克莱拉努力笑了笑,“不过还是谢谢你,我感觉好多了。”